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沧博之友> 捐赠动态> 书画捐赠>

书画捐赠

贾徽 捐赠书画


作者: 点击次数:976


00126贾徽.jpg

贾徽00126.JPG


IMG_1583.jpg




事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河北省第九届文代会代表 沧州市政协委员,沧州市市管专业技术拔尖人才。自200712月开始主持市书协常务工作,为市书协唯一常驻工作人员,为沧州书法事业的发展做了大量具体有效的工作。

作品荣获全国第三届隶书大展优秀奖全国第二届篆书大展优秀奖,河北省第十二届文艺振兴奖;入展全国第七届、八届、九届、十届书法篆刻展等权威展览20次。荣获2006《书法》“中国书坛青年百强榜(提名)”称号,同年在河南洛阳举办个人书法展览。

冯宝麟男,汉族,1964年出生于河北省黄骅市。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中国篆刻艺术院导师委员会委员,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书法作品获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展优秀奖;篆刻作品获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展提名奖、全国第六届篆刻艺术展三等奖;书法篆刻作品入展第八、九、十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第一、二、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等权威展览。学术论文获“全国首届篆刻理论研讨会”优秀论文奖、“全国第五届书学讨论会”三等奖、河北省第十一届“文艺振兴奖”、 “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征文一类论文。

田雨潇;男,汉族,1972年生,青县人。沧州师院副教授。现为中国书协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沧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沧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沧海印社副秘书长,《沧海书法》杂志主编。书法作品十次参加中国书协主办的大型书法展览,有大量散文随笔发表于全国各大报刊,出版《田雨潇书法作品集》《赵管流风—田雨潇刘晓霞书法作品集》《与古为徒》。

 

图片01.png

[贾徽代表作品《沧州古歌图》局部]

    数年前,曾于集古斋主魏兄处见到贾徽的篆书四言联,融入魏碑笔意,却又不似赵之谦偏于韵巧的一路,而是方正朴厚,雅健雄深,富于体量感和深度,尤为耐人寻味。当时十分兴奋,颇有就篆书之新路向与贾徽交流一下的想法。奈何之后每次回乡总是行色匆匆,不及深谈。但就此确有了对贾徽篆书艺术发展路向的一种强烈印象:他是艺术上的勇者。不必讳言,我对他作品中体现出的探索精神十分欣赏。

    半年前又收到贾徽寄来的最新作品集。篆、草相兼,玩味日久,遂能一窥贾徽篆书创作的大体。品读之下,一方面强化了数年前贾徽在艺术上勇于探索的印象;另一方面,始知以北魏笔法入篆,别开生面,不过是贾徽篆书创作探索的路向之一,远非其全部。由是,我得以通过贾徽的篆书创作实践而了解了他对于篆书发展路向的思考。

    我赞同这样的说法,每个书法创作家首先应当是个书法思想家。当然,他的思想不一定非要形成理论,发为论著。但一个对所从事艺术没有思考的创作家断然是前景迷茫的,其艺术创作也不会有深度。篆书创作还有多少可供挥洒的艺术空间?不管是否处于自觉思考状态,创作家总要通过创作实践表达出他们的思考来。当代书界在篆书创作方面一种突出的现象是,除了带有装饰性色彩、形式整饬的规范小篆——铁线篆(或曰玉箸篆、玉筋篆)之外,大家都去寻找别种资源,以图开拓。如有人去写楚简、有人去写秦权、诏版,有人去写汉金,甚至有人去写缪篆(鸟虫书),大量的篆书作者都去大篆(包括钟鼎文、籀文等)中寻觅创作空间,在笔锋的不规则绞转、夸张的墨趣及结构处理中表达个人情志。尽管异彩纷呈,佳作迭出,却不免令人有些遗憾。——小篆本身就没有可以发展的创作空间了吗?

    贾徽的探索给了我们答案,循此路向,仍大有所为,这正是贾徽的治艺者之勇。品读贾徽篆书近作,所得有三。

    第一,从笔法入手,以创新格局。依我对贾徽学习篆书历程的了解,他在天津求学时得高昭业(号以素)夫子沾溉甚深,对《峄山刻石》、《虢季子白盘》等经典篆书作品下过苦功,允称名家正传。可贵的是,他并无名家师承那种拘泥、限隔的门派意识,因而在他的篆书创作中,既有以小篆(钱线篆)笔法作金文那样的作品,又有以清人笔法入(钱线篆)的作品。此种面貌,虽未必会全为书界认可,也未必很成熟,但其令人耳目一新,是不可否认的。再有,以魏碑笔法入篆,如前所说,与赵之谦的并不相同。在我看来,也许他走得更远。不但是起笔、收笔与结体吸收了魏碑体势,而且线质本身亦充溢着魏碑的感觉,这是在篆书创作中吸纳魏碑笔法之后的直接结果。就此而言,贾徽从笔法入手的创作实践,对其总体艺术格局的确立,颇有创获之处。

    第二,书体相滋相养,以涵化气质。就大体而言,至少在篆、草两大书体类型上,贾徽采取的是一种并进的态度。孙过庭《书谱》中论真、草关系的论断,亦是适合于贾徽的。孙过庭说:“草不兼真,殆于专谨;真不通草,殊非翰札”。在贾徽这里,草书的研习,解决了篆书的“专谨”问题,其篆书活泼生动;而篆书的创作又解决了草书的“虚浮”,其草书深沉耐看。相滋相养,甚为相得。就具体作品而言,这种相互滋养的情况,又十分丰富,或魏法、篆意入草,或章意、草情入篆,面貌多样,兹不赘举。这种滋养,涵化了气质,从而使他的篆书作品,很好地结合了“韵”与“力”,形成了很有个性色彩的艺术气质。

    第三,拒绝过早定型,以拓展新空间。创作家是有艺术生命的,从一定程度上说,艺术生命的长短,往往与艺术风格的定型早晚有关。艺术风格晚定型意味着作品长期不成熟,还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早定型,则又意味着创造力的枯竭和艺术生命的萎缩。对于一个艺术创作家来说,这无疑是非常煎熬和痛苦的事情。就我所见贾徽近年篆书创作情况来看,他的篆书艺术达到了趋于成熟的一个平台期,一批代表性作品如《沧州古歌图》等已颇具规模,具有了相当程度的“经典性”,笔法、墨法、字法、章法皆可圈可点。但他在这个平台期仍然顽强地坚持着自己作品面貌的多样性,而拒绝“固化”、“程式化”,拒绝定型,坚定地拓展着自己的艺术空间。我想,他应该是充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种对于作品风格定型的抵抗,正彰显着贾徽的艺者之勇,彰显着他对延续自己艺术生命的渴望。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B.F.斯金纳教授说:“天赋才能只有在开拓之路上才能闪现光华”(《造就创造型的艺术家》,载周宪主编:《艺术的未来》,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贾徽是开拓的勇者,就其篆书创作实践来看,我非常相信,贾徽所拥有的艺术创作丰沛期是不可限量的,——因为他的作品中有未来! 

                  [ 2012年元旦于海岬借山琴堂]

注:撰文 贾乾初,中国书协会员,博士后

 

评论文章2

                          欣赏铁线篆

                                   作者:宋立英

见过书法家贾徽先生的‘铁线篆’书法作品,印象颇深。

对于象我这样一个不懂书法艺术的人来说,它不是一幅字,而是一幅画。每一笔划,就是一种符号,在示现着什么;每一个字又是一个音符,在倾诉着什么...这就是当我见到它时的印象。

而欣赏此画时的感觉却是不可能用文字言尽的。在此,我会尽力地说出当时的感受。

一幅精美的‘工笔画’映入眼帘,使我无法逃避它的魅力,不由自主地细品起来。
它看似一幅‘工笔画’,却又不同于‘工笔画’。它饱涵了‘工笔画’的柔美、细腻、典雅、清馨,同时,更具有坚韧、俊毅、洒脱和秀雅。它不骄不躁,不卑不亢。铮铮钢骨,隐藏于柔美秀雅之中;而坚毅儒雅中又尽显灵慧之魂魄。在其评语栏中,我只写了:不可思意的一幅作品。非常喜欢!

我在给贾徽先生的留言中写道:欣赏您的篆字作品时,感觉就像正在浏览一幅娟秀、柔美、雅致的工笔画。烦劳贾先生开示,我的这种感觉是提升了您的作品的美感呢?还是降低了其艺术欣赏价值呢?或者恰到好处?

贾徽先生复我:您的理解我以为基本是准确的,足以说明您的审美水准和艺术鉴赏水平。我的铁线篆作品其速度之慢和工笔画不差上下。吾篆追求雅致、以线条之细体现绵中裹铁的力度,此或为与工笔略为不同之处吧。

于是,我稍加详细地解释了我对此作的感觉:这‘绵中裹铁’我亦见之。且越赏越有味道:柔美中尤有刚劲,雅致内流露俊逸。且不温不火,悠然流畅,一气呵成。此乃我所说‘不可思意’之出处。但觉此外还有一种东西,或灵气、或魂魄、或介乎二者之间、或融双双于内,可又说不出是什么。在下既不懂字也不懂画,所以不敢妄评。只道喜欢吧!

这种喜欢,就像是在欣赏一曲优美的古典音乐;又像是在品味一杯淡雅的香茶。那余音缭绕回旋;那余味悠悠绵长...

这种喜欢,就像是在领略葱岭之秀峰;又像是流连于天池之丽水。那俊逸的身影;那神魅的清柔...

这种喜欢,就像是徜徉在宁静的林间小路;又像是漫步于余辉下的海滩。那份悠闲恬淡;那份神驰遐想...

这种喜欢,就像是见到了寒冬中傲雪的娟秀小梅;又像凝望着荷塘内婷婷端庄的秀莲;似见坚毅的青竹;又似醉嗅龙菊的幽香......

无限的舒心惬意...言不能尽,词不足达!!此乃我对此作的喜欢。

我不仅喜欢贾徽先生的篆字,也喜欢他的草书。在此,真诚地祝愿:年轻的书法家贾徽先生能为世间带来更多的如宝之作!


注:撰文 宋立英:美籍华人